中国书法名家艺术馆 主办 加入收藏 | 回到总馆
首页 > 评议文章 > 正文

且与少年饮美酒
2015-03-18 17:57:14   来源:   评论:0 点击:

  作者/烟涛    余幼时习诵饮冰室主人《少年中国说》,并无感慨系之,何也?概如张潮所言: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,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,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,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。    既至黍
  作者/烟涛
  
  余幼时习诵饮冰室主人《少年中国说》,并无感慨系之,何也?概如张潮所言:少年读书如隙中窥月,中年读书如庭中望月,老年读书如台上玩月,皆以阅历之浅深为所得之浅深耳。
  
  既至黍熟黄粱,车旅蚁穴,狎兴生疏,酒徒萧索,斯亦何也?概马齿徒增,岁月空倾,江山依旧,人物消磨。沉沦之余,溷市嚣,累米盐,怀倥偬,卖剑买琴,斗瓦输铜,安得一振衣千仞、濯足万里流乎?恹恹然,正停杯雨外,忽闻青骢鸣嘶,清歌逐弦,翩翩谁家少年,隔花初相见。
  
  少年少年,情之眷眷,意气相逢,期在必醉。遂垂杨系马,高楼持觞,岸帻披襟,径入壶天。萧容斋主赞曰:“梁园美酒斗十千,醉摇鞭影多少年。空山悬瀑饮辄尽,满座皆惊呼张颠。”昔皇甫松云:“凡醉各有所宜:醉花宜昼,袭其光也;醉雪宜夜,清其思也。”而楚楚风流若三郁堂主者,醉墨宜何哉?
  
  乃开晴窗,初如虎卧,且横才锋,在渊龙腾。快若并州之剪,进退弗拘;爽若高峰坠石,只闻长风。正空江以泛月,高韵情深;忽危楼以雁度,绝塞谈兵。幽涧花落兮,疏林惊鸟;钧天雅奏兮,绝壑松鸣。奔放驰骤,忘形得意;纵意所如,不可端倪。漫道梅花之影,妙于梅花;信有雏凤之声,清于老凤。
  
  书成掷笔,杯盏复执,尘埃墨客,寂寂以喧。或问:“何为三郁堂?”一日三郁闷也。众皆嘻嘻,吾独戚戚。夫少年者,轻扇初开,长眉始画,谁念湖海扁舟?岁月如驰,古今同梦,惟有悲欢异。或寄以骋纵横之志,或托以散郁结之怀,心灯意蕊,一旦寓于笔墨,必于草书焉发之,或得浇块垒一二耳。
  
  “忆我少年游,跨我青骢马,仗剑江湖行,白首为功名。”呜呼!昔阅《少年中国说》之少年,借问少年,何方少年?若少年别过,打马不顾,或吾真老,直可教人扼腕矣!
  
  甲午大暑前三日于萧容斋

相关热词搜索:

上一篇:第一页
下一篇:齐玉新评王浩书法